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可怜的女老师
可怜的女老师
「卫老师,下课了!」卫珍扶了扶黑色的眼镜,擡起头一看是教初三数学的夏楚华,忙点头微笑着回道:「是啊,夏老师,回见啊!」说完夹着书和一盒粉笔快步下了楼梯
  夏楚华看着卫珍消瘦的背影,心里叹息道:唉,卫老师不容易啊!刚从师範学校毕业的小丁老师见夏楚华看着卫珍的背影在叹息,快走两步过来轻声问道:
  「夏老师,我听学校里好多人都说卫老师很可怜,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啊?」夏楚华和小丁的父亲也算的上是朋友,便边走边和她说道:「唉,卫老师本来有个很美满的家庭,丈夫是做小生意的,那时候也赚了不少钱,还自己买了个小货车,五年前她丈夫开车出去进货,结果路上出了车祸,人倒是没死,可是瘫痪了,整个下半身没有任何知觉,那几年挣的钱加上卖车的钱刚刚够手术费,以后全家就只靠卫老师一个人的工资了,你想想,一个整天躺在床上不能动的丈夫,还有一个读书的儿子要养,能不可怜吗?」卫珍背着包拿着篮子在菜市场转悠着,「师傅,这毛豆怎幺卖啊?」「两块五。」「我昨天买的才一块五,怎幺贵这幺多?便宜点吧,师傅」天快擦黑的时候,卫珍终于到了家,她先把自行车靠在院子边上,然后进屋把包挂在墻上,换了双拖鞋就跑到厨房忙活起来。洗水池里自来水打在青青的菜叶上煞是好看,但卫珍没心情欣赏,她一边用手洗着叶子深处的泥,一边沖屋里喊道:「小东,肚子饿了吧,妈妈这就做饭!」屋里传出一个瓮声瓮气的少年声音:「妈,我不饿,你先歇会吧!」说话的是卫珍的儿子胡晓东,卫珍生孩子比较晚,28岁才产下了小东,他今年17岁,正在市重点中学读高二,个子已经比一米六三的妈妈高出了5厘米。
  此时原本的一家之主胡国庆正在卧室眼睛呆呆的看着电视,电视上放什幺他都喜欢看,哪怕是广告和新闻联播,不然他还能干吗呢?他比卫珍还要小三岁,当他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时,就被她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气质给深深吸引了,花了三年时间才抱得美人归。
  尽管父母对他找了个比自己大三岁的老婆颇有微词,但这丝毫动摇不了他要呵护她一辈子的决定。只是命运难料,现在的自己别说呵护她,倒反过来要妻子成天伺候他了。
  胡晓东刚刚被妈妈吓了一跳,当时他正在看一本黄色小说,不过他们班上的孩子对付起父母老师来都很有一套,黄色小说的外面用封皮包好,上面写着课本的名字,或物理或化学或英语,这样假如大人突然闯进来,来不及收书则可以迅速把书合上,不仔细的家长是查不出来的。
  晓东本来是个乖孩子,可再乖的孩子也有青春期,如果免疫力不强或者有几个狐朋狗友的话要变坏可是很容易的。很不幸,晓东最好的朋友夏宇就是个不学好的少年,他们俩是前年在卫珍学校教师节聚餐的时候认识的,结果两个足球迷一见如故,从此成了铁哥们。
  去年暑假的时候,夏宇送了两本翻的破破烂烂的小说给胡晓东,胡晓东一开始是不想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书的,可少年人毕竟好奇心强,他想着:'我就看看里面写些什幺,我反正是不会学坏的!'于是,很快他就入迷了,后来夏楚河家买了录像机,两个人经常星期天或者寒暑假就凑在一起看夏楚河藏起来的黄色录像或者自己找朋友借的录像带。他们上的是一所全省闻名的重点高中,因为两个人初中时成绩都是拔尖的,只是上了高中以后,夏宇先学坏,胡晓东跟着也学坏了。
  重点中学的孩子基本上都是一心只读圣贤书,可不像一般的中学闹出什幺早恋啊、学生同居啊、怀孕啊之类的丑闻。两个人在一起经常感叹着:'什幺时候才能真的搞一个女人啊!'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确实太难了!
  卫珍先给胡国庆擦了身子,擦鸡巴的时候她特意撸了几十下,撸的时候另一只手还温柔的在国庆的卵袋上揉着,每天她都要这样试一会,有几次特别想要的时候,她甚至用口在帮国庆,这是以前国庆每天晚上求她但她很少愿意做的事情。
  万一好了呢?虽说国庆不能动了,但只要那东西硬起来了,自己可以坐在上面啊!
  她是个正常的女人,这几年她不光生活上苦,作为女人她也苦,长期的性欲得不到满足,她是个人民教师,自慰这事她知道,但她做不出来,那样做了她就没脸站在讲台上面对那些孩子们了!胡国庆这时候都会特别的配合妻子,虽然眼睛故意看着别的地方或者闭上,但腰腑在用力,脑子里刻意的回忆着以前和卫珍做爱的激情时光,希望软趴趴的鸡巴能重振雄风,卫珍真是个好女人,好老婆啊!
  要是换做一般的女人,早就和他离婚改嫁了,可他无以为报,连床上那点事都报不了。
  像往常一样,今天两人的努力又失败了,国庆终于说了一句很久就想说的事来:「要不你到我头上来,我用嘴帮你吧!」卫珍帮胡国庆拉上裤子,铁青着脸把毛巾用力的扔在了他脸上,转身回屋去了。
  卫珍把白色的内裤从脚上除了下来,翻过来看了看中间的黄渍,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还好没什幺异味!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几年的操劳使得45岁的脸上已经有了不少皱纹,常年戴眼镜使得鼻子中间塌下去了一些,眼角周围也爬上了一些鱼尾纹了,虽然从镜子里看她自信的认为自己还是风韵犹存!用手托了托胸前,曾经尖挺的乳房已经有明显的下垂,除了年纪大了,缺少性爱的滋润也是原因之一,所幸的是小腹还依旧平坦白皙,下面的阴毛也还是郁郁葱葱在护卫着閑置已久的阴道。
  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晚自习,胡晓东听着浴室哗哗的水声,努力想像着里面母亲的裸体,幻想着自己能成为飞溅的水珠在母亲身体上任意游走。
  除了学校的几个女老师,母亲是他能天天接近且近距离欣赏的唯一女性,夏天的时候,忙碌的卫珍时不时的疏忽会露出一点春光被儿子饑渴的眼睛捕捉到。
  胡晓东心里砰砰直跳,他摇了摇头,站在客厅门槛上看着黑漆漆的夜空,今晚没有月亮,除了黑就只有一阵阵沈闷的热浪一阵阵袭来,胡晓东一低头,借着客厅灯泡的余光看到了墻根上靠着的一双黑色女高跟鞋,里面还塞了一双肉色的丝袜,晓东呼吸一阵急促,将两只卷起来的丝袜拿起来放在鼻子下轻轻闻了两下,混合着汗味、皮革味和母亲脚上的独特味道鉆入鼻孔,他将丝袜按的更紧了,吸的也更深了卫珍穿着宽松的白色睡衣进了房,门哢嗒一声锁上了,她坐在梳妆台前用吹风机一边吹头发一边听着丈夫的说话:「珍珍,我那药就停了吧,反正吃不吃都站不起来了,看你每天又要上课又要做家务还要管孩子,我不但一点忙帮不上,还成了你的累赘,我还不如死了呢!」卫珍也不是没想过离婚,可她不忍心,她知道国庆有多爱她,如果他看不到她,如果他每天想着自己的身体被别的男人玩弄、性交,可能他会活不了多久!
  卫珍放下吹风机,笑着走过去低头亲了一下丈夫的额头,像哄孩子一样说道:
  「国庆,别整天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你想休了我?没门!」国庆用手从睡裙底下抄进去,把卫珍的内裤扯了一半下来,认真的看着老婆说道:「珍珍,上来,没事的。这样应该能让你稍微好过一点,相信我,我可以的!」卫珍怕寒了丈夫的心,便缓缓脱掉了睡裙和内裤,爬上床用双手扶着床档半蹲在了丈夫的脸上面,国庆看着脸上面那诱人的一根根黑色阴毛和还闪着水珠的红色洞穴,可惜自己的鸡巴再也不能享用这美妙的身体了!他伸出舌头在阴蒂上舔了几下,上面的卫珍不自觉的缩了缩身体,「再下来一点!」国庆边说边用小拇指在妻子的屁股上轻轻捅着,他知道妻子不喜欢肛交这类太前卫的东西,所以他只是浅浅的进一点点,增加一些情趣而已。
  热忽忽的阴道将国庆的嘴盖的完全看不到了,国庆用舌头在散发着淡淡腥味的阴道上卖力的到处鉆着,偶尔用嘴含住两片鹹鹹的红多黑少的阴唇吮吸,卫珍控制着自己不要喊出来,只是喉咙仍禁不住的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敏感而久临的身体突然打开了欲望之门,于是泉水不断的涌出,泛滥了神秘诱人的阴道,也泛滥了国庆的嘴,国庆一边吞咽着妻子的爱液,一边仍卖力的工作着,卫珍的高潮没有等多久就来了,她不知是兴奋还是难过,流着泪将阴道在国庆的脸上四周磨着,嘴里呢喃着:「国庆,国庆,我爱你!」国庆的嘴里鼻子四周全是粘糊糊的东西,他开心的笑了,他终于让妻子舒服了一回!
  卫珍正在擦拭一团浆糊样的阴道,忽然外面传来一声东西被碰倒的声音,她赶紧站起身快步沖到门边上一把拉开了门把手,客厅里一片漆黑什幺都看不到,国庆说:「这房子旧了,经常有老鼠爬进爬出的,睡吧!」卫珍返回身一边关门,一边心里涌出一个念头:'不会是晓东吧?'作为一个初中语文老师,她可是非常清楚性对于一个17岁男孩的吸引力,家长既不能放纵也不能完全封杀,这两种方式都会害了孩子。当然具体怎样才是最好的性教育?这是至今为止中国都没有完全搞明白的问题!卫珍也是如此,有时她想和儿子讲一讲,但她毕竟是女的,和儿子讲这些不合适,本来国庆讲最合适,可他现在这样了跟他谈这个问题不是更刺激他悲观的情绪吗?卫珍除了严加管教外只能期盼儿子自己能健康成长!
  也是这个晚上,6点45时夏楚河一家正在吃饭,夏楚河坐在正中间,老婆周霞和儿子周宇坐在左边,女儿夏琳琳坐在右侧。
  周霞下个月就满47岁了,她头上剪了个和男人一样的短髮显得很干练,脸上虽然有不少雀斑,但脸型看着倒是不丑。短袖蓝衬衣前面鼓鼓囊囊的涌起很高,底下是一件黑色到膝盖的裙子,长筒的肉色丝袜下是一双涂满红指甲油的脚,脚虽然很白可惜脚底已经泛黄而且有不少老茧,脚上是一双人字拖鞋。
  周霞在家里是一言堂,因为夏楚河没钱,从娶她到现在一直都只有那点紧巴巴的工资,这複式楼是周霞做生意的钱买的,楼下四室一厅,楼上还有两个房间。
  夏楚河虽然已经50了,但看起来还是风度翩翩,三七开的髮型下是一张英俊的国字脸,再配上一幅眼镜,看上去既儒雅又风度翩翩,周霞当初可是倒追了他两年才把他拿下。
  17岁的夏宇长的很像爸爸,只是眼睛有点小,看上去有那幺一点邪气。
  夏琳琳是夏楚河前妻生的女儿,这孩子不知为什幺一点没遗传爸爸的智商,读书时也不贪玩,但成绩就是上不去,夏楚河没办法只好让她读了个职高,去年刚刚毕业在家呆了半年,今年就到百货公司站柜台去了,她不但脑子不是很灵活,也不是很会打扮自己,19岁的小姑娘穿的还没有后妈周霞时髦,上身是一件普通的白色汗衫,下身是一条穿的发白的牛仔裤,脚上则是一双鞋面有点破损的运动鞋。
  周霞不停的把排骨和少刺的鱼中段夹到儿子碗里,夏楚河欲言又止,他也想夹些菜给女儿又怕周霞说他故意和她作对,没办法。好在夏琳琳早就习惯了后妈的偏心和责骂,在这个家里她只是默默的生活着,好在爸爸经常会在后妈不在的时候给她一些关爱,让她不至于离家出走。
  九点的时候周霞从浴室进了房,她选了件缕空的蕾丝内裤穿了,上身光穿了睡衣就爬上了床。不知为什幺这年纪越大瘾也越大,周霞现在每天一洗完澡就巴不得夏楚河把自己扒光恶狠狠的操上个几顿,最好是有点痛才过瘾,难道自己真是人们说的「三十不浪四十浪,五十还在浪尖上」的那种女人?
  可惜夏楚河不知是年纪大了精力不济还是审美疲劳,现在要5天左右才操一次周霞,而且每次都是草草了事,毫无以前的雄风。
  周霞洗澡时就算了下日子,上一次作爱是星期一,按照'惯例'今天应该是开工的日子了,她沖着躺在床上看书的夏楚河说道:「老夏,别看书了,帮我捏两下,身上到处都感觉酸酸的,不得劲!」说着脱掉了刚刚穿上的睡衣睡裤,只剩下一件连阴毛的都看的一清二楚的内裤,夏楚河确实看到了,但他还是兴奋不起来,人就是这样,哪怕是鱼翅燕窝澳洲大龙虾,让你一日三顿的吃,而且天天吃,没几个人能受的了!
  夏楚河也是个正常人,而且性欲算强的,只是周霞这身体他操的太多太多了,两个人性欲都强,从结婚到现在操的次数应该是以千为计算单位了,夏楚河现在对这具身体已经没有任何一点点沖动了,除了隔一段时间为了维持感情例行公事般的作爱外!夏楚河对妻子的性感内裤视而不见,捏了一二十分钟后,说有点闷穿着拖鞋就出去了!
  周霞则像怨妇般铁青着脸头朝里睡了起来。门外的周宇一看爸爸起床了,吓的一溜烟光脚跑回了房间,心里对爸爸的'不作为'很是烦恼,又少看了一次父母作爱!
  卫珍习惯了每天六点起床,起来后先洗漱,然后买好早点放在桌子上等儿子起来后自己拿着吃,再把丈夫洗漱的东西和早点一起放在床边上,然后自己骑30分钟自行车去学校上班。
  胡国庆则一般是睡到九点钟左右自然醒。因为今天是星期天,卫珍难得的多睡了40多分钟,昨晚睡觉时就想着最近太忙,好几天都没关心过儿子的学业了,当时太晚了怕打扰了儿子休息所以没去。这不刚刚匆匆的洗了把脸,连面霜都没来得及抹就推开了儿子的门,她检查儿子的学习是很霸道的,书包和抽屉想翻就翻,随时随地翻,晓东不敢表现出有任何不满。
  卫珍推开虚掩着的房门,先没看床上的儿子,径直把书包里各种作业本翻看了起来,还算没太让她失望,虽说没有大进步,但也没有掉链子,只要保持这个成绩,一个二流的大学还是有希望的,卫珍对儿子也没有太大奢望,毕竟天才只是少数,儿子的智力只能说中等偏上,能考上大学将来能找个得体的工作她就算没白忙活这些年。
  卫珍把被自己翻乱的书和本子重新整理好后,起身走到了儿子床前慢慢的坐在了床沿上,巧的是蜷着身子像个虾米般朝里睡的儿子此时刚好换了个姿势,变成了个大字,四仰八叉的继续沈睡着,嘴里还像嚼东西似的动个不停。
  卫珍看着儿子已经基本脱离稚嫩的脸上已经长出了细细的胡子,不禁抿嘴轻轻笑了,就像是农民看到辛苦播种的庄稼即将收获一样,露出了一个好看的浅浅的酒窝。再往下看她突然脸红了,儿子翻身时将盖着的毛毯掀到床里面去了,此时整个下身完全裸露在了她的眼睛里,首先是两条长长的大腿,这腿不但长,还很粗壮,上面密密麻麻的长满了黑色的毛,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更尴尬的是腿中间只穿了一条紧紧的浅蓝色薄三角裤,此时可能是涨尿的原因三角裤被顶的高高的,像一把撑开了一半的旧式雨伞。
  这条内裤是前年她在商场给儿子买的,当时看到质量还不错,她就黑、红、浅蓝一样选了一条,可能是洗的过多,浅蓝色现在已经变的像白色一样,而且、而且很透明,卫珍并不敢仔细的看,可就是那一眼她不能否认自己看到了儿子那已经脱离了包皮的大龟头!而且阴茎没有勃起时遮的严严实实的阴毛,也由于内裤像中间缩进而露了一大半出来!
  卫珍赶紧起身往外走,走路时她觉得脸上在发烧一样,心也怦怦直跳。脑中不自觉的蹦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好像比胡国庆的大不少!
  夏楚河把门带上先去儿子房间那看了看,灯已经熄灭了,看来已经睡了,对这儿子他只能用哀莫大于心死来形容了,至于考大学他已经对儿子没有任何指望了,只要他不惹出事来就好,反正他那溺爱的母爱有钱有实业,将来子承母业也就是了。
  他又走到女儿的房间看女儿睡了没有,对于女儿他心里很惭愧。自从前妻失蹤他又再婚后女儿就一直在受周霞的气,虽说他尽可能在周霞发现不了的情况下给女儿于父亲,可这依然无法弥补女儿有着严重阴影的童年,更惭愧的是他看女儿的眼神已经不单纯了!
  这事其实发生没多久,在学习刚刚在中国大地流行的互联网的时候,他无意中接触到了色情文学,作为一个人民教师,一开始他是严重抵触的,抱着好奇的心理他看了十多篇,看完后他觉得那些作者太无知、太浅薄,这种东西也叫文学吗?一堆垃圾而已,没有任意意义的文字堆砌!可就在一篇描写父女乱伦的小说的沖击下他沈沦了,可能是作者的文学功底很好,那篇小说文字优美,色而不俗,将父女间背叛人伦的性爱描写的充满了诗情画意却又刺激无比。
  从此,他就经常在网上找同类的小说看,他并不是多幺喜欢乱伦,但只有这种跨越道德地平线的亲人血奸能让他能找到保持对性爱的继续渴望!因为他现在看到周霞的裸体都已经硬不起来了,甚至周霞有时用口都要很久才能硬起来!
  夏琳琳没有像一般女孩子那样爱美,那样细腻,甚至睡觉都不像个女孩子,还经常忘记锁门,不过她的房间在二楼,除了爸爸外,家里那两个人一年都不会上来几次,那个所谓的弟弟在她眼里也像个陌生人一样。
  夏楚河怕吵醒妻子,将
  拖鞋拿在手上蹑手蹑脚的上了楼梯,借着门缝透过的微弱灯光他知道粗心大意的女儿又没锁门,他酝酿了一番说辞:「琳琳,你以后睡觉除了在家里外一定要记得锁门,一个女孩子这样睡觉多不安全,现在外面的世道多乱啊!」夏楚河很满意自己的这一番话,对,就这幺说!他轻轻的推开了门,房里没有闺房应有的香味,反而有一股酒味,夏楚河眼睛一扫就看地到了床头柜上的一个空啤酒瓶,他叹了一口气,心里想道:「一定是吃饭时周霞拼命给夏宇夹菜刺激到了她!唉,如果当时自己勇敢一点也给女儿夹点菜就好了!」夏琳琳脸上红红的看样子已经睡的很沈了,而且还打起了呼噜,夏楚河不禁摇头,这女儿想找个好老公怕是难了!
  夏楚河反身将门轻轻的关上了,他给自己的理由是这幺晚在女儿房间给人看到不好,可是这是在家里,女儿又住在楼上,谁会看得到呢?不管这理由合不合理,反正他是将门关上了,台灯的光太暗了,他稍稍调亮了一点,为什幺要弄亮一些?要看什幺呢?他不知道,也许不需要理由!
  【完】